您现在的位置是:

公益人不能钻牛角尖——从徐永光、康晓光之争

2019-03-13 15:02

  我们发现,公益圈的这样一件大事,但它的影响力还是仅限于公益圈,我搜索了一些网上数据,一个公益圈非常有名的大号转发了康晓光先生的书评,但是只有一千多的阅读量。

  民间公益探索之路,实践的时间并不长,并不需要太多的理论指导,更多的需要大家去实践。像徐永光先生、康晓光先生的争论,好多都是理论层面的,他们非常理性地提出自己的观点,反驳对方的观点,然后再反驳,再提出,真理呢,不辨不明。在这两个大佬级人物争辩的背后,我们看到,公益是一个目标,而商业是达成这个目标的方法之一,其实两者在很多方面是可以结合在一起的。

  公益在今天这样的社会大势中,应该更加包容,不应仅仅是单纯的公益,出自情怀、自愿参加、不拿报酬、不收任何费用;徐永光先生写了一本书叫《公益向右,商业向左》,大力倡导社会企业,而康晓光先生则就徐永光先生这本书发表了一篇“驳‘永光谬论’——评徐永光《公益相右,商业向左》”的书评,引起了公益圈的轩然大波。通过企业化的经营实现合理的利润,使社区得到了发展,使特殊群体得到了帮助,也是公益的一方面。现在在公益圈,徐、康之争已经成为热点,因为徐、康都是公益圈的资深人士,徐永光是“希望工程”的创始人,在业界是教父级人物,康晓光是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公益创新研究院的创始人之一。

  在这样的互联网时代,倡导公益,就必须去挑战传统观念,我们的观念要更新、要迭代,并不是所有的公益事件,媒体、互联网不感兴趣。前一阶段无障碍艺途WABC的“一元捐画”事件,在99公益日期间成为了一个极热的热点。苗世明——无障碍艺途的创始人,近来被媒体包围了,事件也在网上发酵了。大量的人参与了这场公益风暴,拿着显微镜来看公益,怀疑公益人的初心,质疑公益项目的运作。媒体蜂拥而至纷纷找苗世明采访,苗世明的一句话让我颇有感触,他说,这个事儿我都干了八年了,你们这些媒体为什么不早来。公益也同其他领域一样,做好了应该,没人讲,而有一点纰漏就会成为媒体揭批、大众语言暴力的对象。

  前面谈了公益的圈子化以及公益影响力的圈子化,这是我们这一代公益人不得不面对的。它的背后是互联网产业的发展、社会发展的大势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要将我们的公益事业做大,就不应该继续圈子化,钻一个又一个的牛角尖儿;而应该转型去适应,并且引入更好的一些手段,来将公益的成效扩到最大。

  我们的公益同仁对于初心是极为看重的,特别怕我们的公益初心被日常生活和繁重的工作所磨灭。所以,好多公益同仁不断地在群里、在圈子里相互鼓励,让大家不能忘却初心。交流不忘 初心的心法,比如到十方缘去做义工,去感悟十方缘机构的感恩教育,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。

  对于大众来讲,这样单纯的公益、纯粹的公益,其实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,仅仅是个别人能做到的,所以不能用我们的初心去要求别人也有这样的初心,更加不应该用道德的优越感去评判别人。而有一些像随手志愿、随手助人,利用业余时间来体验一下,甚至是秀一下,都是值得倡导的。

  所以我们的公益人不应该钻牛角尖,要克服圈子化,克服语言的圈子化,克服影响力的圈子化,将公益这张大饼做得更大,这样才能使更多的人受益。

  公益圈子化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公益影响力的圈子化,像这么有名的一个事件,在大众媒体上的影响力是非常有限的。看很多新闻网站的热点新闻,看不到这个事件,即使这个事件在公益圈的影响力是非常大的。

  作为一个公益人,在各个领域不断地探索,无论是商业手法还是志愿手法,只要有利于公益的都是好的。

  蓝方:现在全场的焦点在唯一一个90后身上。刚才李老师说到,感觉年轻人还是有非常高的欲望的,对中产阶级、对物质有非常强烈的欲望和需求,也说了佛系其实是一个伪佛系,只要有机会这些佛系青年都会变成狼性青年,那你是对低欲望社会这种佛系有研究的,你对这个有什么回应和观察吗?

  我以前一直说公益圈子化,是指我们出去参加一些活动、沙龙、演讲等,只要是涉及到公益,参加的人基本上都是公益圈的人,很少有政府、媒体等专业人士的参与。这就导致了公益圈的自娱自乐,都是公益圈自己的人在关注、在玩。

  我们的视角是从公益这个圈子出发,还是从大众的视角出发,是思考的一个原点。在价值观层面,我们不应该将我们的价值观凌驾于大众的价值观之上。我们有自己的特殊表达方式,理解公益,有自己圈子的公益语言,但不应该要求公众也这样做。

  这两天的热点就是李晨和范冰冰等等这样的事儿,背后暴露了媒体宣传的一些积弊。在互联网时代,类似这样的媒体积弊只有愈演愈烈之势。罗振宇曾经引述过一个观点,你手机里看到的一些新闻热点都是有幕后推手的,反过来,如果没有经过网络营销、幕后推手的推动,你的内容再好,互联网软件的算法也不会将你推向前端,你的影响力也上不来。我在一个音频内容平台上,看到过一个著名音乐艺术家发的音频内容,但是听众也只有寥寥几百人,并且点播量连3000都没有超过。当下的互联网社会,颠覆了权威,颠覆了很多我们所认可的一些传统价值判断。

  对于某些公益符号也不要太过于执着,有一些公益人对于别人谈公益比较敏感。有人问,你们机构的股东是谁啊?他马上就会说,我们不是股东,是出资人。对方会说,这不是一样吗?随后,我们就会批判别人,说你这是外行话,出资人和股东大有不同,且有本质的区别,然后说很多BLABLA的话。这样的争论对于公益人来讲是顺理成章的,但是对于外人来看公益就会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。

最新推荐

  • 报名 【界面臻善年会】深

    徐永光,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、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、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、基金会中心网名誉理事长,第九、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。1988年,徐永光先生辞去团中央组织部长职

  • 河南人李高峰的故事搬上

    我用自己的行动影响了一千多人,也圆了我自己儿时的一个梦想。昨天下午,李高峰在接受今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不管多艰难,他都不会放弃做好事,如果每个在外打工的青年都像他一

  • 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

    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李高峰 2010年4月任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。1995年获河南财经学院财政金融系经济学学士学位,1998年获天津财经学院经济学硕士。

站长推荐

  • 2018杭州·黄山乡村振兴与

    11月26-27日,2018杭州黄山乡村振兴与旅游发展高峰论坛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举行。杭州市副市长王宏,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副书记、巡视员傅玮,黄山市副市长李高峰等出席开幕

  • 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

    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李高峰 2010年4月任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。1995年获河南财经学院财政金融系经济学学士学位,1998年获天津财经学院经济学硕士。

  • 《中国女性假体隆胸科普

    传统手术因缺乏内窥镜系统,必须要靠医生手的感觉,因此往往造成组织损伤过大的伤害,很难做到完善的止血,因此得靠打止血剂来减少出血,当止血不够彻底时,很容易造成日后包